Top

古村有梦,许我一纸情长

来源:韩城市旅游网 时间:2015-10-08 15:14:32 编辑:宋蓓蕾 作者: 版权声明

←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→

        与古村不熟,又似乎很熟。

  多少次,想给自己一次古村探秘,却又不想随意踩乱千百年的历史印迹。终于,在一个人的午后,走进党家村,走进这座文化名村,一窥它最真实的风貌。

  宁静祥和的村落,错落有致的民居、古朴沧桑的巷道,触摸砖墙,时光仿佛在这里放慢了脚步,让你不得不收敛行色匆匆,专情于这里的一砖一瓦,一草一木。

20150731083731621.jpg

眺望古村,村寨合一。似乎有村就有河,有河就有村。循着大道前行,步入古老的村落,内心的澎湃在心底翻滚着热浪,让人不禁想要探究它的神秘面纱。

  行走于时光的巷道,一尘不染的景象惊呼我的内心。历史的车轮,不知碾压过多少印迹,终于在七百年后的今天,给后人留下无限遐想的古村记忆。

  的确,途经此处的人,定会被古村的美丽所震撼。那翰林故居前的照壁,或是为了辟邪,训诫,亦或是祈福,这都无关紧要。重要的是七百年间,这里的主人到底换了多少代,发生过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?

20150731083756453.jpg

一张长寿凳,老了。一排门楣题字,老了。

  多年后,我会随着岁月一起老吗?

  党祖祠堂,钦点翰林。步入院中,闭目呼吸,静看四周,独我一人。举目处,这些布局合理、大气华美的四合院,抖擞历史的灰尘,迎接我这个慕名而来的客人。我知道,这里只是我匆匆一过的驿站,而祠堂前的往事,或许还会有正在赶赴或是以后赶赴的旅者品读。此刻,我只想将思绪整理成册,摊开百年前党蒙荣归故里时的风光画面。仅此,而已。

20150731083837246.jpg

我是一个喜欢老物件的人,或者说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。党家村作为东方人类古代传统居住村寨的典范,这里没有现代气息,更没有所谓的“假古董”。置身其中,驻足仰望,精美的垂花门楼,见证着古人雕刻技艺之高超,也记录着党家村曾经的辉煌一时。分银院上空的防盗铃,巧妙设计,凝结古人的思想与智慧。大红灯笼,红绸相缀,木质结构的楼阁,新人凤冠霞帔而出,古老的民族婚俗在这里演绎得淋漓尽致。不禁试问:我,会是那个娶你回家的新郎官吗?

20150731083854402.jpg

建筑,是凝固的音乐,是木石的史书。古宅老院,祠堂庙宇,古村里,再无商贸往来,徒留炊烟袅袅。宁静中,四合院的格局、伦理序位,无不表露出儒家思想对其深远的影响,文学、道德与美学的融合,书写着党家村古往今来的千秋盛世。高大雄伟的看家楼,见证着历史的尘埃落定,也见证着一代又一代人的辛酸。

20150731084048661.jpg

转过小巷,斑驳的青砖将历史的沧桑重叠成一堵堵围墙。推开厚重的大门,一句“祖籍陕西韩城县,杏花村中有家园……”的秦腔声吼破历史的天空。戏台上哀怨惆怅的戏子,只为搏得众人一笑。透过布满灰尘的窗柩,文化熏陶着古村。时光婉转处,岁月打磨着青砖灰瓦。那些诗词歌赋,在文人墨客的挥笔下吟唱至今。闲时,为一堂洁净扫落尘埃,为一声佳音轻弹古筝。从此,做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,不为赢得他人津津乐道,不为那座冰冷的节孝碑,只为那个自己深爱的丈夫。

20150731083941482.jpg

常言道:睹物思人的下一句往往是物是人非。只是,自己思念的那个人又到哪里去了呢?

  七百年前,节孝碑是一种荣耀,七百年后的今天,面对昔日妇女思想的束缚,这又做何解释?是褒奖,还是对人格自由的亵渎?

20150731084103497.jpg

夕阳西下,古村静好。百座古宅,处处散发着文化气息。打量每一座民居,不管是木雕、砖雕,还是石雕,都是属于我们这个民族最灿烂的瑰宝。我不怀疑古村,也不敢去怀疑。走在寂静的巷道上,孤独拉了好长好长,一个踱步声打破了古村的宁静。他,是党恕轩吗?

20150731084118103.jpg

黄昏之上,夜色逼近。悠长小巷,微光淡出。

  这一刻,古村里,一样的宁静古朴,却是不一样的慢生活。也许,许多年后,我会这样告诉我的后代,这是一个出人才、有文化、多故事的村落。

20150731084132766.jpg

离开古村,实属无奈。内心的感伤,顿时愈演愈烈。眼角的湿润,让我无法再回头看一眼它的风貌。也罢,在我心里,从此装下了党家村。

  天色渐晚,不舍之情举眉成伤。原谅我不辞而别、原谅我多情地看了你一眼……

相关热词搜索:

Top